诺姆·乔姆斯基:新冠危机何以发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巨大失败

0 Comments

诺姆·乔姆斯基:新冠危机何以发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巨大失败
诺姆 乔姆斯基表示,我们已获取了足够多的信息,这些信息本应使新冠疫情免于发生。在此之前,乔姆斯基曾警告称,即使疫情结束,人类的另外两个主要挑战 核战争的威胁及全球变暖 仍将存在。 这番言论是他在与克罗地亚裔哲学家、作家斯雷科 霍瓦特(Srecko Horvat)交谈时说出的。现年91岁的诺姆 乔姆斯基是美国著名语言学家,他向大家展示了各国应对疫情的黯淡前景。 诺姆 乔姆斯基: 这次疫情本可被预防,我们已获取了足够多的信息来阻止它。事实上,政府有许多可供参阅的信息。就在疫情爆发之前的2019年10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以及比尔 梅林达 盖茨基金会举行了一次被称为 201事件 大型模拟 来预测可能的瘟疫大流行。 但是,政府与机构没有继续制定相应的后续措施。现在,由于政治体制的背叛(treachery),危机变得更加严重。政府与机构没有关注到他们所能知道的信息。 12月31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新发现的特殊肺炎,其伴随着病因不明的症状。一周后,一些中国科学家将该病毒鉴定为新型冠状病毒。此外,他们对病毒进行了排序,并将信息提供给了全世界。那时,病毒学家和其他不愿阅读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人都知道它们是新冠病毒,并且知道必须要认真对待。他们做了什么吗?是的,的确有一些国家采取了行动。 中国,韩国,新加坡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可以说是已经大致上遏制住了至少第一波瘟疫的暴发。 】 他解释了西方国家在对抗疫情上的不同: 【 在某种程度上,欧洲也做出了一定的反应:德国的确拥有备用的诊断产能,并且可以以高度自私的方式行事 不帮助别人,但至少对本国的疫情有明显合理的遏制。 其它国家只是忽略了它。这些国家中,较为糟糕的是英国,最糟糕的是美国。 特朗普有一天说:没有危机,它就像流感一样。第二天又改口称:这是一场可怕的危机,而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第三天他又一次改口:我们必须回归到商业中去,因为我必须赢得选举。这个世界被这些人把控着,这想来就令人震惊。 】 美国现在有25万人感染新冠肺炎,这是全世界最多的。另外还有超过6500人死于此次疫情。 全球已有至少180个国家的一百多万人感染。自中国出现首例病例以来,已有超过5.3万人死于COVID-19病毒。 乔姆斯基把美国总统特朗普描绘成了一个反社会的小丑。他在新冠疫情严重时说道, 【 值得想到的是更大的令人惊骇的事情正在悄然接近我们 。】 我们正在向灾难的边缘冲刺 比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的任何事情都要糟糕得多。 诺姆 乔姆斯基: 【 特朗普和他的宠臣正带着我们走向无尽深渊。实际上,我们正面临着两个巨大的威胁 一个是日益增长的核战争威胁,另一个就是不断变暖的全球气候。 】 乔姆斯基说,尽管新冠病毒会造成 灾难性的后果,但它会逐渐复原 。但看看其它威胁: 【 它们不会自行恢复,它们是终结性的。 】 乔姆斯基说: 【 当美国施行毁灭性的制裁措施时,它是唯一一个能这么做的国家,其他人不得不跟随主人一起做。不然就会被踢出金融系统。 】 3月28日的这次和霍瓦特的在线会谈是 欧洲民主运动2025 系列的一部分。这一政治聚会由希腊前财长瓦鲁 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发起,目的是讨论疫情结束后的世界。 这次会谈的其他参与者包括斯洛文尼亚哲学家斯拉沃热 齐泽克(Slavoj Zizek)和克罗地亚裔的德国导演、作家安吉拉 里希特(Angela Richter)。 乔姆斯基在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同时表示,我们有理由对未来抱有希望。 新冠疫情或许有好的一面:让人们去思考,我们想要一个怎样的世界。 我们应思考这场危机的发生,新冠危机何以发生?这是市场经济的巨大失败。根源自市场的本质,野蛮的新自由主义加剧了本已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 众所周知,大规模流行病发生的可能在长时间内被人们忽视了。这很好解释,就像现在的新冠疫情是15年前SARS疫情的翻版一样。 当时,疫情被控制住了。病毒被鉴别出来,疫苗的基因序列也有了。 【 世界各地的实验室应当研究如何预防潜在的新冠疫情。他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因为市场导向是错误的,比如制药公司。我们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被称为 公司 的私人暴君,它们对公众不负责任。在这个例子中,暴君就是大型制药公司。对他们来说,生产新的润肤乳比寻找一种疫苗来保护人们免受完全的破坏更有利可图。 】 还记得小儿麻痹症在美国的流行吗?乔姆斯基指出,它结束于一个政府机构发明的沙克疫苗。而这种疫苗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就有了。 【 没有专利,对每个人都能用。这一次本来是可以做到的,但新自由主义瘟疫阻止了这一点。 】 在被问及对当前危机期间使用的 战时 语言有何看法时,乔姆斯基表示,这种说法是为了动员民众。在这场危机中,医护人员被描述为站在 前线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 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也警告称,现在的疫情是二战以来最大的挑战。 但乔姆斯基警告说,新冠疫情后的我们面对着选择, 从建立高度威权、野蛮的国家,到彻底重建更人道的、关注人类需求而非私人利益的社会 ,这都是我们选择的范围。 诺姆 乔姆斯基: 【 我们应该记住,高度威权的邪恶国家与新自由主义是高度相容的。 】 原文链接:https://freewillibrary.blogspot.com/2020/04/noam-chomsky-coronavirus-pandemic-could.html?m=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