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斯诺克领路人-曾决赛不敌塞尔比 输掉一年工资

0 Comments

女子斯诺克领路人:曾决赛不敌塞尔比 输掉一年工资
转载自世界斯诺克官网不管身份是球员、赛事组织者、同事还是朋友,可以肯定的是在过往40年里,大多数和女子斯诺克产生过联系的人都见过曼迪·费舍尔。曼迪是女子斯诺克赛场最知名的三位姓费舍尔(Fisher,又译“费雪”)的球员之一(有意思的是她们之间没有任何亲缘关系),她的女子斯诺克生涯最辉煌的时刻发生在1984年,那年她实现了成为女子斯诺克世界冠军的梦想。但她对这项运动的贡献并未到此为止,时至今日,她从球员转变为世界女子斯诺克(WWS)的总裁,继续在管理层为女子斯诺克献力。40年来,她的一生都在与热爱的斯诺克运动交织在一起。“辍学后,我经常和父母去当地的BRSA(英国铁路职员协会)俱乐部,这里有很多文体活动,包括8球和酒吧台球,”曼迪·费舍尔从头回忆,“有一天他们队里缺人,让我去打打8球,结果我赢了,之后我成为当地的单打冠军。”“在当时这可是一项巨大的成就,我是唯一的女性参赛者,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夺冠的女性。然后就是我16岁那年的生日,父亲带我去买球杆当作生日礼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斯诺克台球桌。”曼迪从此与斯诺克结缘,实力也在不断进步,足以站在这项运动的最高水平赛场。她说:“有个斯诺克球厅老板说他认识一个女子协会的人,我就去接触了下,了解到竞技水平。我就想这世界上可能没什么其他运动项目能让我达到现在这种水平了,于是我告诉父母我有多爱这项运动,他们把主厅让出来,就能放下一张斯诺克球台了!”“我练得很刻苦,也去参加世锦赛了,感觉很棒,冠军被一个叫莱斯利·麦克拉思的澳大利亚女孩夺得。之后主办方宣布第二年的冠军奖金为2,000英镑,亚军奖金1,000镑,差不多是我一年的工资了。和父母谈过后,我就把工作辞了专注打球,第二年我顺利打入决赛,不敌薇拉·塞尔比得到1,000英镑。”刚刚迎来突破,曼迪就迎来一个灾难性的打击:1981年,相关方面宣布将不再举办女子斯诺克赛事。虽然她还年轻,还算是新来的,但完全没做好心理准备来应对这种被迫缩短斯诺克行程的事,于是她着手成立协会,后来这个协会就演变成今天的WWS。当然,这个决定不可避免地损害了她的职业生涯,但一想起那个时代,曼迪尽是美好的回忆。“我对这项运动充满热情,在伯克郡温莎一家名为Grosser Jack的公司资助下,我们成立了世界女子比利和斯诺克协会(WLBSA),”曼迪·费舍尔透露,“我是协会的创始人,也比较喜欢行政管理的职业,所以我做得很开心。”“我也继续在打球,在运营和付诸实践时也的确很困难。我很荣幸成为打进英格兰业余锦标赛128强的首位女子选手,当时的女子比赛有不少天赋很高的选手,比如艾莉森·费雪、凯莉·费雪、泰莎·戴维森、时代西·希尔亚德等等。前八的选手个个都有单杆破百的能力,可以想象这在当时意义有多重大。”“哪怕在当年,也有40个人来利兹的北方斯诺克中心参赛——这里至今仍是全国最好的俱乐部之一。吉姆·威廉姆森张开双臂热烈欢迎我们去那办赛,在当时可不是很多俱乐部愿意这么做,至今这里仍是我们办赛的重要场所,意义更是特殊了。”上世纪80年代,斯诺克在英国迎来所谓的第一个繁荣时期,曼迪回忆说,女子赛场亦然。她说:“能在那段时期参与这项运动真的是好,我和吉米·怀特、托尼·梅奥可以说是很好的朋友,因为当初让我和斯诺克结缘的那位同乡曾接待过他们,他还会让他们去俱乐部的四处转转。”“我很幸运能参与其中打个球,然后他们还会打个表演赛,我会跟着一起看,相当精彩。他(同乡)找过他们好几次,表演赛也打了好几次,那时他们还是业余选手,之后就飞黄腾达了。”80年代的统治级选手是史蒂夫·戴维斯,曼迪本人也有和他以及他死对头阿历克斯·希金斯跨界交流的绝佳记忆。曼迪说:“我和史蒂夫、阿历克斯在彼得伯勒的布什菲尔德体育中心现场1,000名观众的注视下进行了表演赛,他们还用车拉来一帮支持我的观众为我加油,真的太暖了。”“气氛真的让人难以置信,我和阿历克斯·希金斯也打了三局,确实我设法抢下一局(他或许是让着我的,我不太确定)。之后和史蒂夫·戴维斯的另一场球我打出表现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肾上腺素飙升的原因,但我打得确实不错,战成1比1后的第三局我还以54分领先,他用一杆57分终结比赛。这段记忆真的很美好,那个晚上的事我记忆犹新,这段回忆会永远陪伴我。”说到上世纪80年代还要提起一个人,不是球员,而是史蒂夫·戴维斯的经纪人,也是今天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的总裁——巴里·赫恩。“巴里很有爱,早期他没少帮我们,我非常感激,”曼迪谈及和赫恩的交集,“我第一次和他产生联系是在他组织的城际混合双打赛上,我和史蒂夫·戴维斯组队,另一个女孩朱莉·伊斯利普和托尼·梅奥组队。”“这项赛事还在全国级的电视台播放了,就在英格兰足总杯决赛前放映,是为了留住观众。我们在比赛前一周给《体育世界》做了专访,然后去Southend给观众打一场球,非常精彩。”“全都是巴里的功劳,他看到了女子斯诺克的潜力,后来他弄来了Forte酒店的赞助,赞助我们三年,在伦敦各处办比赛。他还促成了Mita世界大师赛,给女子赛事注入了大量资金。”“对我们来说不走运的就是,巴里开始大量参与其他项目,比如弄了莱顿东方足球俱乐部和拳击,典型的做啥成啥,看看他现在给职业斯诺克比赛做的,真的是棒!”近年,女子斯诺克一度面临难关,好在2015年她们与斯诺克运动的全球管理机构世界职业比利和斯诺克协会(WPBSA)达成一致,世界女子斯诺克成为其旗下子公司。在WPBSA的支持下,世界女子斯诺克巡回赛(WWST)的阵容取得了空前的壮大,在世界各地办起国际级的赛事,目前已有150余名选手拥有女子世界排名。这一景象让曼迪对未来充满乐观:“这几年加入WPBSA真的是太好了,他们对这项事业非常热情,过去几年我们在英国以外的欧洲大陆、亚洲和大洋洲举办的赛事也是非常棒,尤其是去年在泰国办的女子世锦赛,简直是我40年来参与过的最好的赛事之一。”“我坚信,女子斯诺克的上限只会是天,女性没有任何理由无法像男性那样打斯诺克,瑞安·埃文斯有能力也证明了她可以在职业赛场与男性球员同场竞技。我们始终欢迎更多的新球员加入,相信随着队伍的不断壮大、不断触及新高,我们会看到球员不断进步,赛事水平不断提高,女子斯诺克事业前途一片光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